白酒峰会T9变T8:老窖承办,剑南春退群是为何?

字体:
发布时间:2022-06-28 11:33:01
作者:剑南春,泸州,亿元,白酒,峰会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出品: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作者:浪头饮食/肖恩

近日,由中国酒业协会主办,泸州老窖承办的“第十一届中国白酒T8峰会”在泸州召开。

所谓“T8”,指的是白酒行业的头部8家酒企,分别为茅台、五粮液、洋河、老窖、汾酒、古井贡、郎酒、牛栏山。实际上,“中国白酒峰会”已经走过了十一个年头,从2012年在山西太原首次举办以来,此前10届参会酒企有时会有变动,而今年相较于去年,从“T9”变成了“T8”,第十一届峰会唯独少了剑南春。

T9变T8,剑南春退群是为何?

宫斗剧或刚刚结束

铁打的茅五,流水的老三。

曾几何时,剑南春也与贵州茅台、五粮液并称“茅五剑”,成为“川酒六朵金花”的骄傲之一。但与汪俊林私有化郎酒有相似之处的是,乔天明当初私有化剑南春也留下了颇多历史遗留问题,深陷“国有资产流失”的争议之中。

1982年,33岁的乔天明进入剑南春酒厂工作,因工作能力突出一路升迁,2000年做到了剑南春集团董事长、总经理、党委书记的位置。2004年1月,剑南春集团民营化改制方案正式获得四川省财政厅批复。以乔天明为首的剑南春集团管理层(四川同盛投资公司)出资6.46亿元,控股剑南春集团69.59%股份。

天眼查数据显示,至今乔天明、杨冬云仍是剑南春股份公司前两大最终受益人,穿透持股比例分别为24.4%、4.3%,其余股权中有相当部分为公司管理层和员工持股。

但在2012年,乔天明推出职工股权信托计划的“骚操作”,将职工手中的《出资证明》换成《信托证明》。职工的股东身份被剥夺,享有的股权变为“收益权”,引发双方的矛盾,剑南春员工停工抗议、各级上访,逐使2004年乔天明私有化剑南春过程中涉嫌国有资产流失的情况被纪委注意。

2015年,因剑南春改制期间,涉嫌向政府官员输送利益,乔天明接受纪委调查,并于2018年,乔天明因于当年因涉嫌侵吞国有资产、行贿等罪名被提起公诉。

直至今日,该案至今尚未有宣判结果。

不过,从2015年其接受纪委调查起,没有了乔天明的剑南春,基本是处在乔天明之子乔愚和元老杨冬云、蔡发福等的管理下。但由于乔愚并不能让所有元老心悦诚服,剑南春内部始终没能拧成一股绳,合力向外,导致剑南春相当程度上错过了这一轮中高端白酒消费升级的大好机会。

据悉,自2019年起蔡发富逐步代替杨冬云主持工作,也包括今年4月乔愚最终完成上位,蔡发富也被任命为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受乔愚委托主持公司本部日常工作。杨冬云悄悄从核心管理层名单中消失了,乔愚将公司日常工作委任给蔡发富,剑南春的掌舵人变成了蔡发富,乔愚实际上仍未真正掌权。

但对于剑南春来说,无论现下是谁最终掌舵,其多年权力斗争或暂时告一段落。而这其中浪费的时间成本和错过的高端化机遇,却是剑南春难以承受的。

错过2015年来高端化黄金时期

2015年,“茅五泸”营收分别为334.47亿元、216.59亿元、69亿元,据悉,彼时剑南春营收达65亿元,同比增长25%,势头似乎与泸州老家并驾齐驱。

也就是2015年,在乔天明被调查、剑南春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各名优酒企均开始陆续走向了“控货提价”的品牌高端化之路,与剑南春处于同一起跑线的泸州老窖的国窖1573出厂价从2015年的620元/瓶提升至目前的960元/瓶。

而至今剑南春的核心大单品水晶剑的一批价仍仅有398元,甚至赶不上泸州老窖的系列酒窖龄90、特曲60版以及洋河的梦M3,而另一款核心产品金剑南的一批价更是只有110元。相比之下,剑南春似乎走向一条消费降级之路。

(资料来源:今日酒价)

据经销商表述,2019年至2022年,水晶剑无论是一批价还是二批价上涨幅度有限,包括市场价从430元/瓶到如今的489元/瓶,3年多时间价格也仅上涨了59元。与五粮液、国窖、青花郎相形见绌。

没有酒企会在产品可以卖高价的时候刻意压低价格,价格本质是市场供需的最终反映。剑南春各条线的价格疲软昭示着,其已被贵州茅台、五粮液等同行远远甩在了身后,早已不纯在所谓的“茅五剑”了,500元以下的中端定位,也明显在国窖1573、青花汾、梦之蓝M6、青花郎、古井贡酒古20、内参等全国化大单品低一档。

品牌的打造需要巨大的资源和时间的沉淀,汾老大花了几十年才从当年做平民酒的低谷中走出来,并在过去几年终于打造出青花汾系列中高产品的品牌力。对于剑南春来说,除非其甘愿“堕落”在中端,否则定位的沉沦将是其埋下的重大隐患。

剑南春还在不在牌桌上?

据各家公告数据统计,参加中国白酒峰会的这8家酒企去年营业收入占全国白酒营收45.89%,利润占比58.18%,而今年一季度,T8峰会成员白酒营收占全国51.74%,利润占比更是提升至76.71%。

得益于提价,头部酒企的盈利优势愈发明显,且销售规模门槛也持续提高,2021年,T8成员的最低收入规模为古井贡酒的133亿元,同比增长29%。

据微酒数据,2019年水晶剑销售额便已破百亿,2020年增长近30%。2021年,据业内人士估算,增长率超30%以上,剑南春的整体销售规模在200亿左右。

“以剑南春的行业地位,它不该缺席这次中国白酒T8峰会。”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表示,核心的原因应该是剑南春长期没有成功上市,尤其是商标等历史遗留问题没有解决。

2021年,73岁的剑南春总工程师徐占成代表剑南春出席T9峰会,而今年乔愚刚上位、蔡发富初掌剑南春,剑南春的管理层相较于丁雄军、曾从钦、刘淼、袁清茂、汪俊林、宋克伟江湖地位等略显“稚嫩”。

实际上,相较于其余T8酒企,营收规模成为了剑南春仅有的门面,而品牌中低端化、且剑南春商标仍归属于绵竹市政府持有,成为了剑南春逐渐与头部酒企脱节的关键和隐患之所在,“退群”也少了一次拉高品牌定位的机会。

股民福利来了!十大金股送给你,带你掘金“黄金坑”!点击查看>>
>相关新闻
三亚资讯 | 国内新闻 | 国际新闻 | 社会与法 | 社会万象 | 奇闻轶事 | 娱乐热点 | 明星八卦 | 综艺新闻 | 影视快讯 | 楼市资讯 | 地产要闻 | 地方特色 | 美食营养 | 美食助兴
车界动态 | 新车上市 | 购车指南 | 体坛要闻 | 篮球风云 | 国际足球 | 中国足球 | 理财生活 | 创富故事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免责申明 - 招聘信息 - 联系我们
服务介绍-(撤稿申请)  三亚网 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工信部ICP备案许可证编号: 鄂ICP备2020019266号-3  © 2013-2022